suriconnect

整个Brokopondo 区和苏里南上游地区只有一辆救护车,有时候甚至没有

来源:王传瑞议员办公室

【标准时报】Brokopondo 区和苏里南上游地区没有救护车。当地Nieuw Lombé 村的 Henri Kaffe 村长说,在严重的情况下,救护车是从帕拉马里博开过来的。有些患者甚至因此没能坚持到医院就死在半路。

在 Lebi doti 村, Van Blommenstein 水库的 Sarakreek 度假村,有一家医疗团 (MZ) 的门诊诊所。该地区至少有三个村庄,住着两千人。村长表示与 Commewijne、Nickerie 和 Saramacca 相比,Brokopondo 区和苏里南上游地区受到歧视。那几个地区都有几辆救护车可供使用。

Sarakreek 行政办公室副区长 Jozef Boobe 证实了这一情况。他说:“病人被用船从该地区带到阿福巴卡,然后由那里的救护车运送到帕拉马里博。没有 MZ 就诊卡的人须自费,而那些不想等待救护车的人得自己安排交通工具。”

MZ 医疗事务副主任 Maureen van Dijk-Wijngaarde 说, Pokigron的救护​​车只是“暂时”停止服务。Brokopondo 区有病人转运服务。Brownsweg 医疗中心也有自己的救护车。此外MZ 还与 Surcad救护车服务公司配合运送轻症 Covid-19 患者。”

Kaffe村长对van Dijk-Wijngaarde副主任的说法感到气愤,他说:“一个有六个居民区和八个门诊的地区不可以只有一辆救护车可用。Surcad 的救护车且是来自帕拉马里博。”Kaffe 也对 Brokopondo 只有一名医生的情况感到不满。他说:“并不是说 MZ 的卫生工作者做得不好,而是说门诊应该由医生负责。”他说据他所知,其他地区的门诊都有医生。

Schalwijk 是 Nieuw Koffiekamp 的村长,他支持 Kaffe 的说法。他也谈到了政府的忽视。“Brokopondo 为国家经济做出了巨大贡献,为什么要受到如此糟糕的待遇?”但是van Dijk-Wijngaarde还是坚持说是村长们误解了。他说:“Brokopondo 有两名度假村医生。一名在 Brownsweg 医疗中心,另一名在 Brokopondo 中心。医生通常会连续三个星期在他们的岗位上工作,然后在帕拉马里博一个星期,处理私事或参加培训。”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