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iconnect

曾锦荣议员在国会痛批卫生部防疫政策 但不支持政府强制打疫苗政策

来源:王传瑞议员办公室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XdJ9kQg32U

10月12日国会召开合议,华人议员曾锦荣在会议上发言痛批防疫政策,但不支持政府强制打疫苗政策。

曾锦荣议员发言表示:

– 卫生部长曾表示,新冠Delta病株有8 倍的感染力和死亡率。荷兰、巴西因Delta病株而陷入红色疫情状态。Delta病株也对印度造成的影响。但是卫生部没有采取措施把病毒禁在苏里南境外,避免重症监护室受到更大的压力。

-在第二波和第三波的顶峰期已经很清楚看到医务人员短缺会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政府很清楚Delta病株到来后,医疗部门将面对更大的压力。已经有很多医生、护士离开苏里南。部长知道他们已失去信心,部长做了什么事情挽留他们,做了什么事情招聘更多医务人员?

-医学留学生在古巴正在困难中,是政策造成的。我们从媒体消息了解到政府停止留学资助金。是因为留外的学生向总统问了一些难堪的问题吗?
– 9月22日,卫生部长发出紧急通知请医务人员要付出更大的努力,过2天后,最后一批古巴医生离开苏里南。卫生部长解释说,没有钱支付给古巴医生,但同时他宣布要建一间卫生部新大楼,造价一千一百万美元。到底什么更重要呢?新大楼,还是公共卫生?

– 现在是疫情第四波,Delta病毒到处流行,确珍率在45% 左右, 政府却宣布开学。Delta病毒对儿童也很危险。只有12岁以上的人才能接种疫苗。政府采取什么措施来保护12岁以下的孩子呢?学校使用的防疫规章是2020年9月制定的,已超过一年了,那时还没有巴西病株和印度病株。在这个时候,学校里老师和学生感染的病例在增多。防疫政策的制度并不以数据和信息为依据,很明显政策是一盘散沙。

– 如果政府想在今年12月达到75%的接种率,那么政府要至少提供条件使每天有5000人接种,但实际上现在每天接种有多少人呢?我可以说,政府的宣传效果很差。接种疫苗的工作并不是根据数据来进行的。政府不断承诺会有更多的宣传,但我们看不到有什么变化。当许多人因不接种疫苗而遭受被开除的威胁,要每天拿出核酸检测来,这不是在鼓励人去接种,这是一种强迫。

-卫生部长说死亡率2.1%是正常的。那是在误导人。首先,那个数字是2.17%,那就等于是2.2%。第二方面,百分比代表当采取有效措施的时候,死亡率会下降,但现在的死亡率与绝对数字一对比,会得出2.2%的死亡率,即比官方的2.1%高。卫生部长具体做了什么措施来减少感染数和死亡病例数呢?

-政府却把责任交给社会福斯,不断地放松防疫措施。居家隔离的办法行不通,这一点许多议员已经指出,并非所有患者都有条件在家自我隔离,结果全家感染。卫生部长说无法跟踪所有居家隔离的人数,但你又说家庭医生监督着所有的居家隔离病例,那么卫生部不能叫家庭医生们汇报一下到底他们监督多少人吗?

-政府在疫情第四波中期停止了疫情援助金。政府防疫政策失败的责任现在将归在未接种的人头上,但其实这个群体是最脆弱的。政府不仅不保护这个群体,却把他们当作“元凶”。你们要使他们无法接受政府服务,你们以开除威胁他们。部长不解决问题,反而在制造社会分裂。苏里南是一个包容的社会,它属于已接种的人和不接种的人。

卫生部长刚宣布苏里南发生疫情第三波,就马上前往迈阿密。第四波一开始,他就前往荷兰。可以看出他不仅没有好的防疫政策,也没有责任心。我请总统对卫生部的政策进行紧急的、深入的评估,因为每天都有公民死于一盘散砂的防疫政策,并且把常规医疗都陷入困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