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检察院说苏里南可能存在着7500万欧元的洗钱行为

文章来源: 苏里南资讯 华人号今天

【苏里南先驱报讯】De Telegraaf荷兰媒体今天报道说,荷兰司法部门正在调查苏里南银行(DSB),Finabank(恒丰银行)和Hakrinbank(夏克林银行)以及五家苏里南兑换所可能存在的对7500万欧元的洗钱行为。荷兰公共检察署拒绝将2018年4月在史基浦缴获的1,950万欧元退还给苏里南。这笔钱是通过飞机运到荷兰的。

今天,史基浦法院已开始进行洗钱调查的第一次法院听证会。荷兰检察院(OM)认为绝大部分钱都不能证明有合法来源。公诉机关仍在对钞票进行调查,以查看是否能找到带有罪犯DNA或指纹的痕迹。

De Telegraaf报道说,苏里南通过香港中国银行向荷兰寄出了这1,950万欧元的现金。这是苏里南在不到六个月的时间内经中国运出的第五笔钱。由于海关在包装方法,面额类型和数据报告等方面发现违规行为,因此将钱款转给了荷兰财政情报和调查局(FIOD)。

一名检察官在法庭上解释说,将金钱运往其他国家是掩盖金钱犯罪来源的常见方式。犯罪组织已找到突破银行之间合法货币传输系统的方法。

OM还指出,“苏里南政治体系中的最高阶层参与了贩毒活动”。总统鲍特斯(Desi Bouterse)在荷兰仍因贩运可卡因而必须服刑。 苏里南作为可卡因的过境国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De Telegraaf说,仅在荷兰和比利时,每年就拦截了许多吨来自苏里南的毒品。

苏里南金融机构解释说,苏里南拥有“现金经济”,游客会随身携带大量现金,这可以作为那么多现金来源的解释。OM则指出,游客很少或从来不使用500面额的欧元,寄出的钱数增加与该国的经济发展不符。近年来,苏里南的国民生产总值已大大下降。OM得出结论,这笔钱必须有不同的出处。

令人惊讶的是,苏里南以前是直接将大笔款项发送到荷兰银行(DNB)的。但是在2013年之后,这种情况发生在香港中国银行。OM怀疑,这可能是因为2013年1月,来自荷兰银行的一封电子邮件被错发给了苏里南中央银行。该信件中提到,DNB有责任向“洗钱监督机构”金融情报部门(FIU)报告可疑情况。

OM怀疑苏里南是出于担心洗钱活动被荷兰发现继而转向香港中国银行。2013年3月之后,通过中国汇款的行为引起荷兰司法部门的怀疑。他们认为苏里南没有任何理由需要这么做。

北荷兰的OM调查了这笔1950万欧元的来源。他们发现苏里南的兑换所在两个月内就存入了超过1200万欧元的现金。OM认为,这些钱的来源是完全不清楚的。一个名叫Oemapersad S.的人甚至在两天内向银行存入了100万欧元。

美国外交部在2018年所发布的《 国际麻醉品管制战略报告》中警告说,在苏里南洗钱很容易,特别是通过兑换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lay
previous arrow
next arrow
Slider